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单县新闻 >> 回顾历史 >> 人物风流 >> 正文

她是孙中山儿媳,更是民国最高调的“小三”,却难逃两次婚姻失败

我要评论  2016/6/6 15:13:13   浏览次数:

有人说:“她的一生便是一部很好的长篇小说,如果有人写出来,必然是一部巨著。”


她说:“我想作家是以笔来创造世界的,我则是以生活来创造世界。”能得到如此赞赏,又能说出如此傲气话的,正是今天的主人公蓝妮。


民国女子美的太多,有才的太多,身世凄惨的太多,在乱世之际挣扎着谋爱谋生。而她,出生没落贵族,是名门之后,貌美才佳,却常被人忘记,可能很多人记得她的,是因为她曾是孙中山的儿媳,却不知这位儿媳,更值得被记住的是她自己的传奇!


被迫救父“卖婚”,难逃婚姻失败


蓝妮原名叫蓝业珍,闺名巽宜,1912在澳门出生,但其实祖籍是云南建水,因为长着一双有别于汉人湛蓝色的大眼睛,像洋娃娃一般,加上祖父的威名,蓝妮被认为是苗族部落首领苗王的后裔,也被称为“苗王公主”。


祖父蓝和光,是清代光绪末年的举人,而此时在商官两界呼风唤雨,父亲蓝世勋也是职业革命家,早年跟随黄兴参加革命,后来又与大军阀孙传芳结实,担任了江苏无锡的税务局长,母亲是一位大家闺秀,精通古典文化,写得一手好字,对她的教育要求十分严格。有了这样的条件,蓝妮本可以前程似锦。


然而在乱世,什么都来得很快,去得也快。跟随父亲来到上海后,父亲蓝世勋却因为一次意外受到惊吓,变得精神失常,神志不清。为了治疗精神病,家里到处用钱,官场也不能再去了,积蓄越来越空,家里的顶梁柱瞬间倒下,贫困、窘迫、苦难交织在这个原本富贵风光的家庭。


父母已无计可施,恰好,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嫁给上海名门李调生次子李定国。李家承诺,如果结为亲家,每个月给蓝家100元的生活补助。蓝妮刚辍学回来,看到整日愁眉苦脸的母亲和重病在床的父亲,她明白,生活的艰难已经快要吞噬了她的家人。她是家里的长女,她没有任何的退路,含着泪,无法表达。

敲锣打鼓、礼炮轰鸣、披上婚纱,原应该是一名学生的蓝妮18岁嫁进李府,成了李府少奶奶。


李家是一个汉族大官僚家族,府中规矩繁多,这让一直生活在大都市的蓝妮很是不习惯,但又无可奈何。来到李家时,蓝家已经是潦倒不堪,而李家却还是如日中天,正是鼎盛之时。100元的补贴,在李家看来,这就是“买来”的媳妇。在李家根本没有蓝妮的立足之地和话语权,甚至有时候下人都不待见她。


想到家中病重的老父亲,这些委屈她只能往自己肚里咽,眼泪留着没人看见的时候流。即使先后生下儿女,也没能得到多少怜爱,这样没有尊严、寄人篱下的生活使得蓝妮压抑不已,也注定了她和李定国婚姻生活的必然破裂。


她已嫁为人妇,在李府不愉快的憋屈生活,她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丈夫李定国早日出人头地,对她宠爱。可事实是,李、蓝结婚之前没有感情基础,李定国长得俊朗,却也天性风流,是个典型的公子哥,最关键的是夫妻两人虽然结婚五年,但是这位名门之子却胸无大志,对未来毫无打算,每天优哉游哉,无所事事,虚度光阴。


夫妻之间,思想交流甚为重要,两个人能说到一块儿,互相尊重,才是幸福美满的婚姻。对于饱读诗书、见过世面又接受过民主思想的蓝妮来说,在李家她只是生育机器,得不到尊重与怜爱,心事无人能懂,她感到生活的极度不平衡,李家越来越成为她的束缚。


也许,对于一般女人来说,有个看起来很般配的丈夫,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还有三个疼爱的儿女,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可这一切对蓝妮来说,她偏不是这样的女人!她并不满足这样的生活,她需要知音,需要爱情,需要成就,需要活得自己!她才23岁,她的青春需要更多光彩,而不是就此浪费,被慢慢消磨。


1934年,她23岁,下定决心,找来律师跟李定国协议离婚,净身出户。


锦上添花十三载,劳燕分飞与君绝


此时的蓝家已经没落,更不可能支持蓝妮,她只能只身来到上海,其中苦难可能只有她自己才能知道。虽然她才华横溢、名门出生,但此时在上海想要立住脚跟并非易事,那样的时代,对于女人来说尤为艰难,要打一份工,那么是职工、女工,要么是娼妓、舞女。而这些,蓝妮都很难从事。


好在之前有过一些不错的同学,经常带她出席各种上流社会的活动,因为美丽动人,谈吐优雅,混得还算游刃有余,迅速就有了不小的名气。


有人说:“谁想要知道西汉赵飞燕、东汉貂蝉的美丽形象,只需要去看蓝妮就行了。”


正是在一次聚会上,蓝妮邂逅了当时的立法院院长,孙中山之子孙科,并且两人迅速坠入爱河。


孙科是孙中山先生的独子,著名的民国四公子之一,时任南京立法院院长。在一次聚会上,蓝妮风姿绰约、动人美丽的形象迅速吸引了他,加上谈吐优雅,信手拈来中国古典诗词,且英文流利,行为举止落落大方,这样的蓝妮深深令他着迷。而蓝妮早就慕名孙科的才华和名气,也是敬仰不已。不久后,孙科邀请她担任他的私人秘书一职,而正缺乏机遇又敢爱敢为的蓝妮很爽快的答应了。


就这样,两人朝夕相处暗生情愫,落花有意流水有情,两人逐渐意识到,互相都已经离不开对方了。

可此时,孙科已经有了明媒正娶的原配妻子陈淑英,并且他天生心性温厚,自是不会抛弃他的糟糠之妻,但又离不开美丽知心的蓝妮。蓝妮深知这一点,虽然觉得不妥,但他的妻子远在南方,他们又是如此依依相恋。于是,奋不顾身,她愿意跟着他,哪怕他们的爱情还有无数的挑战!


民国时期,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制,但孙科还是不顾社会和家庭的重重压力,坚持要娶蓝妮。从此之后,她是他的二太太,即使结婚时没有豪华的婚礼,只有简单的四桌酒席,没有正式的结婚程序,只有一个二太太的名头。


她就这样,在为爱奔赴的前线,思想自由开放的她愿意就此成为他的小老婆。她是有些人眼中的小三、情妇,也是有些人眼中孙科的贤内助,但在她心底,她是自己,敢为所爱直面流言蜚语的自己!


两人婚后的生活很是甜蜜,几乎是形影不离,蓝妮成为了孙科的得力助手,知心爱人,孙科则是她漂泊之后心灵栖息的港湾和她人生的星火,一直温暖闪耀着光芒,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天上人间。


谁料,另一个女人——孙科的前任秘书严蔼娟出现,并说已为他生下一女,来找他负责云云,后来孙科已经妥善解决,这些都是后话。但是这件事使得蓝妮意识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成为第二个严蔼娟,她必须采取行动。有决断有见识的女人从来都是第一时间能够看清形势,维护自己的爱情和地位,但绝不是哭闹不休挤兑下狠手,因为她知道真正的问题从来不是在女人身上,而是在男人身上。于是,她淡定从容地以女主人的身份妥善处理爱人的烂桃花。但事后,让孙科为她立下字据:


我只有元配夫人陈氏与二夫人蓝氏二位太太,此外决无第三人,特此立证,交由蓝巽宜二太太收执。


      孙科 卅五、六、廿五(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


拿起字据,收好。因为这是他对她的承诺,也是他们相爱的见证。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虽然郎才女貌,虽然恩爱非常,但感情,甜时如蜜,也终究抵不过某些叫做利益、叫做现实的东西。


1948年,孙科进行副总统的参选,竞争对手是李宗仁,二人旗鼓相当,争锋不下。蓝妮为了帮助丈夫,利用自己出色的交际才能四处拉票上下奔波。可惜事与愿违,蓝妮的努力并没有得到回报,反而发生了“蓝妮事件”

原来孙科政敌无法从他入手,便从一直混迹于社会,从事商业的蓝妮身上下手。国民党中信托局在上海没收了蓝妮一批德国进口颜料,作为敌伪财产处理,孙科曾至函办事人,说这批颜料为“敝眷”蓝妮所有,希望予以退还。


政敌人士为了击败孙科,将这件事旧事重提,利用新闻界大做文章,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攻击蓝妮,给孙科冠上污名的机会。连蓝妮想赶走玫瑰别墅无赖租客的事都被说成是欺负穷人家,铺天盖地的舆论声讨之声席卷而来,蓝妮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蓝妮从未参与过敌伪政权,何来敌伪财产之说,那件事本来蓝妮就是无辜的。但面对政敌的肆意诋毁,孙科非但没有为蓝妮辩解,澄清事实,反而否认自己写过那封信,立即撇清跟蓝妮和玫瑰别墅的关系。


这极大的刺激了蓝妮刚烈的性情和自尊,她既委屈又愤恨,她没想到,当自己蒙受不白之冤时,这个她一心一意为之着想的男人不但不帮她,还如此想要迅速撇清和她的关系。这样的感情让她绝望,这样的人,或许再不值得留恋了。


最后孙科竞选失败,而蓝妮和孙科的感情也走到尽头,她主动提出分手,正如当年对李定国一样。曾经的爱恋历历在目,为了他可以当小老婆,但爱情已逝,本就性情刚烈、孤傲坚决的她又怎会卑躬屈膝,屈于人下呢?当年不可能,现在也不会。生活不可能,爱情也不会。


都说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得,友情如此,爱情更是如此,蓝妮对于孙科,他有她,更好,他无她,也可。孙科是爱她的,但他是她的唯一,她却不是他的唯一,缘尽于此,终要决绝。


叱咤商界,几经沉浮,背井离乡


蓝妮本是一个有野心,并且聪明才智配得上野心的女人,和李定国的离婚也让她意识到,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所以自从与李定国离婚之后,她就开始有意识的结交社会名流,利用自己卓越的交际能力,打下了叱咤商界的基础。


1940年,孙科的妻子陈淑英来到重庆,蓝妮深感尴尬,她不得不带着女儿回到上海。孙科虽然是政界大员,但蓝妮却无心参政,来到上海后,生活过得越来越拮据,加上还要接济与前夫生的3个孩子,既然不愿意靠孙科养着,蓝妮必须自己挣钱。初期干的的是一些合伙的小工程,后来她接触到地产,并以此开启了驰骋商界之路。


她以自己敏锐的商业眼光,看中了法租界复兴西路的一块地皮,并请来地产大王杨润身协助,他被这位有胆有识、优雅动人的美人深深折服,很快帮她进行实地考察,并愿意出资帮助她完成所愿。


有了这样的人脉和商业智慧,拿下地皮后,蓝妮很快请了著名的设计师设计、建造。这里一共建了七幢,每一幢都别样雅致,外观独特、漂亮,极具法兰西的浪漫情调,这就是她的“玫瑰别墅”。后来,蓝妮又买下了路口的两栋洋房,这整个弄堂都是她的,于是才有了“蓝妮弄堂”的故事。


后来,这整套玫瑰别墅已经价值几百万美元。蓝妮的地产生意也越做越大,除了玫瑰别墅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地产,蓝妮俨然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地产大亨。尽管事后时局变幻不断,物价贬值,她的资产也损失不断,但她依然顽强地支撑着,拼搏着,守候她的血和泪。


1948年底,此时她刚与孙科分手,情伤还没来得及治愈,政治危机重重袭来。此时国共两党胜负已经分明,作为国民党大员孙科曾经的二太太,上海已然再也呆不下去,她不得不带着女儿和家人南下香港。


离开上海时,所有的房地产蓝妮都没有变卖,在香港能用的财物并不多,虽然身心俱疲,伤痕累累,困境的魔鬼却从未停止骚扰。为了不坐吃山空,蓝妮重新在香港投资做生意,她要卷土重来,试图在香港创下一片天。可实际上谈何容易?她开了一家从事K金炒作的大隆金号,可这一次并没有向房地产那么成功,反而赔掉了她所有的家当,所有的投资都打了水漂。


绝望、黑暗、步履艰难,这个坚强了大半辈子、威名赫赫的女人这次再也撑不住了,她陷入了痛苦绝望的边缘,她选择自杀!还好老天有眼,自杀未遂,她捡回一条命。


此后,蓝妮虽然日子过得艰难,但她也看得开了许多,虽然孙科几度想要和好,她也没有心软。她的身边已经没有了爱人,但她还有女儿,还有兄弟姐妹,她还有希望,有希望就得撑下去!

女儿就是她的希望,她要为女儿创造优越的教育条件。在今后的日子里,不管再多的血泪,再多艰难,她从未敢停下打拼养家的步伐。亏得女儿也不负母望,学有所成,业有所就,并且十分孝顺,一直把母亲带到身边,后来母女都入了美国国籍。


国外飘零三十余载,她已经从中年妇女变成了步履蹒跚的老太,1986年,为了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20周年,她才受邀回到心心念念的祖国。那时,她已经74岁了,她回答邀请人邓颖超说:“我一定按时回来,并且再也不走了。”


这些年,自从与孙科分手之后,或许情深,蓝妮也甘于寂寞,她没有再爱上其他人,一直独身终老。她的玫瑰别墅后来被中央政府收购,回国之后,她几经周旋,政府最终同意将其中一幢房子还给她。


1990年3月18日,一个白发苍苍、和蔼可亲的老太太搬进那幢花园洋房。在东墙的正中央挂着一张醒目的老式照片——是她和他,那是他们1935年结婚时照的,他目光炯炯,她含情脉脉,历史烟云,都在心中。


1996年,这位曾经赫赫有名、几经沉浮、身经百战的老人在玫瑰别墅里溘然长逝。据说,她手里紧紧的捏着那张字据,那张孙科为她立的字据。孙科于她,是一生的贵人,也是一生的爱人,他有他的不得已,那么她尊重他的不得已,留下的愤恨和委屈,自己承受。只是,她决不回头。


在感情面前,爱在时她可以卑躬屈膝,爱走时给对方留下孤独的背影,无论婚姻与爱情,她从来都是争取自己的主动权,要走,也是我先离开,走得干干脆脆,绝不拖泥带水!


她是真正的贵族,独立勇敢、一身傲气,有胆识魄力、有智慧决断,坚韧顽强。她本可以靠交际混圈子靠脸吃饭,但偏偏要用实力为自己而活,婚姻失败又如何?没有爱情又怎样?只要还有希望,就没有什么能击溃她坚强的内心。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