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单县新闻 >> 明星娱乐 >> 综艺新闻 >> 正文

细数香港“情色电影”50年 从风月片到三级皇朝

我要评论  2012/7/26 10:08:46   浏览次数:
 

整理香港(包括台湾)近五十年的色情影片是一个耗费精力和时间的过程,我会在以后的时间里,力求将资料汇集的完整,详细、准确,让大家对这个不太熟悉的电影范畴能有一个加深的了解,毕竟人都是有好奇心的,这猎奇心理,也正是情色电影备受关注的原因。 在以后的帖子里,我会分几个部分来介绍这段电影历史,一些不常为人所知的影事! 首先是文字部分,讲述香港电影的三级片的历史以及起源,这部分是从邵氏开始的,然后是邵氏时代的风月片时代, 我会用图片及文字的形式介绍,邵氏时代的风月片的大导演还有那个年代的艳星。然后是进入到八十年代后,香港细分电影市场,三级片开始进入一个辉煌的时代,在这一时期有着大量的经典作品,以及优秀的三级男影星和女影星,我会在下面的帖子里,逐一给大家介绍。最后是三级影片的详细的资料介绍大全,包括海报,演职员,以及影片内容,(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有很大的工作量,需要时间和大家的素材)其间我还会穿插一些关于三级片明星的一些名人逸事,主要作品介绍,靠三级片成名后改邪归正,成为如今影坛主流的一些资料!

 

 

前沿

提到香港的三级片,大多数中国(尤其是内地)观众通常会将其作为色情片的代名词。而事实上自1988年底香港实行电影分级制度以来,对第三级影片的划分标准除了裸露镜头外,还包括暴力镜头、过多粗口以及其他可能造成18岁以下青少年儿童不良意识的题材情节等等,比如 张之亮导演的《笼民》和王家卫导演的《春光乍泻》当年上映时就分别因为粗口过多和同性题 材而被列为三级。 不过,即便是香港三级片称得上题材广泛、类型丰富,但被电检处“核准只对年满18岁的人上映”的原因仍然主要来自过多裸露镜头带来的激爆情色。由此看来,我们将香港三级片直接 等同于“色情片”或许未必准确,但香港的风月色情电影皆属三级却是毫无疑义。至于本文所述之香港三级片,当然遵照的是我辈俗人理解的那层香艳风月意味,特此声明。 较之西方及日本的所谓情色电影以艺术性和大胆真实闻名,港产色情片则以糅杂的Cult类型与世俗的艳趣噱头取胜。再者,香港的色情电影尽管30多年来在华人世界影响深远,但说到发展却是几经兴衰沉浮,一言难以数荆因此,要真正解读香港的色情电影,我们不妨先从追本 溯源开始……

 

 

五十年代的萌芽

上世纪五十年代,相对于台湾、内地的电影逐渐被政府当作宣传工具,政治说教色彩过重,香港电影到是相对有自由的发展空间,还能继续大力发挥娱乐大众的基本功能,搞出许多应和观众口味题材的噱头,比如当时无论国语片、还是粤语片,都有对女性妖艳风情的细致描写:李翰祥导演的处女作《雪里红》就不乏同情的讲述了一个背夫偷汉的“荡妇”的香艳故事,《翡翠湖》中后来成为大导演罗维妻子的女星刘亮华则有突破性的背部全裸演出——这些情节镜头如今看来自然寻常,但在社会风气还非常保守的当时,却足以令观众啧啧惊叹了。在当时的影片里“性”始终是一个避讳的禁忌;当时的电影,“裸露场面”是绝无仅有,就算是内容上稍稍谈及到性,更已经被批评为意识大胆;六十年代末一些粤语片,像《怪侠一枝梅》、《得o左》和《一代棍王》等,尝试在电影中加入一些性喜剧元素,像女主角衣著暴露,大卖风情,又或是《怪侠一枝梅》里一幕一枝梅走进了一家女子按摩院查案,是少有粤语片将当时一些色情行业的风貌,以比较修饰过的角度,呈现在大银幕之上,但已经大大满足了普罗观众的猎奇心理。,五、六十年代,无论是粤语片或国语片,“性”始终是一个避讳的禁忌;当时的电影,“裸露场面”是绝无仅有,就算是内容上稍稍谈及到性,更已经被批评为意识大胆;六十年代末一些粤语片,像《怪侠一枝梅》、《得o左》和《一代棍王》等,尝试在电影中加入一些性喜剧元素,像女主角衣著暴露,大卖风情,又或是《怪侠一枝梅》里一幕一枝梅走进了一家女子按摩院查案,是少有粤语片将当时一些色情行业的风貌,以比较修饰过的角度,呈现在大银幕之上,但已经大大满足了普罗观众的猎奇心理。

 

 

 

 

百花齐放 大师辈出的七十年代

七十年代色情片一个重要发展的契机,是一九七三年武打巨星李小龙暴毙,原本是卖座保证的拳脚功夫片在灵魂人物告别人世后,热潮亦火速冷却,影坛一下子变回一池水,根据调查所得,一九七三年是色情片产量最多的一年,曾监制过多出卖座色情片的蔡澜,过去曾在访问中说过:“总结过往的经验,只要每逢电影市场不景气时,就是色情片兴盛之际。”这番说话主要针对色情制作成本轻(相对于动作片),而且食色性也,从来是人之所欲,这亦是色情片之所以永恒受欢迎的条件。 虽然七十年代不少色情片都是粗制滥造,纯粹卖弄色情绰头,但其中仍不乏精致有趣,有情有性的佳作;像李翰祥为邵氏公司开创了叫好叫座的风月片系列,当中几出出类拔萃的经典作,像《风月奇谭》、《北地胭脂》、《金瓶双艳》等,便成功地将古代的色情钜著和市井文化共治一炉,古色古香之余,又难得乐而不淫。 李翰祥于50年代以开创古装“黄梅调”类型片享誉影坛,70年代从台湾重返香港邵氏后,又凭借“风月片”和“清宫戏”延续辉煌。1972年的《大军阀》虽是讲述民国军阀轶闻的笑片,但“叔嫂对簿公堂”、“军阀姨太偷情”两段情节却是十足的“风月”艳事。初上银幕不久的胡锦尽显风骚狐媚,在多部粤语片(如《七擒七纵七色狼》等)中以性感色诱闻名的狄娜也终于褪下衣衫全裸上镜,她们活色生香的演出自然令观众大饱眼福,影片票房大卖之余,还坚定了邵氏公司和李翰祥拍更纯粹的“风月片”念头。于是,便有了后来的《风流韵事》。

 

 

【爆炸贴】从风月片到三级皇朝,细数香港色情电影50年(香港情色电影大盘点)

 

 

 

“风月片”可谓李翰祥对香港影坛的另一番贡献。他擅长的奇闻趣事艳情怪谈共冶一炉的手法和情节松散的拼盘结构固然已成为同类影片争相效仿的滥觞,但李氏风月电影对世俗趣味的精雕细刻,将片中角色的性格行为与考究的服装布景、从容的镜位安排营造的氛围景象融为一体的大师功力,却令其他跟风者望尘莫及。尤其是1974年的《金瓶双艳》堪称香港风月片的经典之作,同时也最大程度体现了李翰祥的电影美学。影片通篇皆是西门庆与金、瓶二人的风月荒淫生活,“潘金莲倒挂葡萄架”等原著中的经典桥段亦被还原成影像画面,虽无过多裸露画面,但香艳意淫程度至今仍能令我辈咋舌不已。另外,曾是粤语片当红小生的吕奇,七十年代摇身一变为多产的色情片导演,相比于李翰祥所拍的风月片,多以古代或民初为背境,吕奇作品则是清一色的时装片,剧情亦相当贴近现实中的香港,而片名设计亦甚具低下层的俚俗特色,如《财子、名花、星妈》、《名流、浪女、够姜妹》、《怨妇、狂娃、疯杀手》都各妙趣,吕奇的色情片亦为本地影坛缔造了一个重要纪录,他拍于七七年的《财子、名花、星妈》是战后首出出现女性耻毛的香港电影,当年曾掀起了卖座热潮。 拍现代片的还有一位何藩,他是邵氏演员(以《西游记》系列中的唐僧闻名)。改做导演后,吕奇与何藩不约而同的对色情电影情有独钟,1973年的《丹麦娇娃》和《春满丹麦》是两人早期票房最成功的作品.

 

 

 

吕奇与何藩虽然同样擅拍现代色情片,但因创作观念及背景各不相同,作品风格也有明显差异。吕奇的《堕落经》、《非男飞女》等片固然技术粗糙,卖弄色相的镜头过多,但其继续讲述旧粤语片的女性母题,重复伦理道德的写实传统,仍然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相比之下,本是国际著名摄影师的何藩经营的《卖身》、《初哥初女初夜情》等色情电影尽管情节肤浅简单、不顾节奏发展,但在他的掌镜下,柔和多变的光线和其最擅长使用的镜子反射及叠影手法皆令女人的美妙胴体展露得极具诱惑力。由此而来,单是这唯美情色的独特画面风格已足可吸引观众捧场了。

 

 

整个70年代,香港影坛中的纯粹色情片其实并不多见,较有影响的除去吕奇、何藩作品外,恐怕就剩下杨群导演的古装风月片《官人我要》了。该片汇集交欢表演、残酷淫刑于一身,颇多裸露,大胆出位,后世麦当雄的《玉蒲团之偷情宝鉴》,王晶的《满清十大酷刑》等经典三级片都曾向《官人我要》借桥,由此不难窥见这部影片的拍摄精良、意识超前。

 

 

 

七十年代值得一提的色情片名作,还有楚原导演,混合了同性恋和武侠元素的奇诡复仇片片中何莉莉和贝蒂的接吻场面,当年便曾惹起了很大的争议外,探讨良家妇女为生计被逼下火坑的故事,亦成了色情片常拍的题材。 此外,桂治洪的《女集中营》、《蛇杀手》,张森的《爱欲奇谭》、《O女》,最惹人谈论的有龙刚的《应召女郎》和张森的《社女》等大力渲染色情元素的类型片,虽然并非纯粹的色情电影,却对日后港产三级Cult呈现多元化局面产生了深远影响。

 

 

细数70年代的风月女星

自电影诞生以来,银幕上便春光无限,但60年代以前,此类活色生香的感官影像仅是偶现,并不常见。直至西方“性解放”激流汹涌,情色电影方才春潮泛滥,而当时香港电影创作观念也正从“注重社会教谕作用”逐渐转变为“追求感官刺激的娱乐功能”,是以在被西方誉为“东方好莱坞”的香港邵氏电影公司的积极带动下,60年代后期阳刚武侠片趁势兴起,70年代初期香艳风月片则大行其道。 遥想昔日邵氏片场内,张彻拍武侠片要男星除衣,展现健美身材,上演“盘肠大战”;李翰祥导风月戏则令女星剥衫,尽露美妙胴体,奉献“肉欲春色”。两者相较,用意其实异曲同工,观众自可从中得到不同美感享受。——只可惜,同为诠释形体之美的男女双方却遭遇各异:男演员Fans无数,是令人羡慕的“大侠”和“巨星”。女演员靠“搏出位”在影坛杀出一条血路,却被冠以“肉弹”、“脱星”之衔,被人品头论足。更有甚者,有的竟卷入“银鸡案”或卖淫新闻,饱受社会压力之余(程刚在其执导的《应召名册》里提出问题:这到底是谁的错?),选择堕落者有之,愤然自杀者有之,悄然息影者亦有之。 话又说回来,当年的香港著名艳星(多在邵氏)其实不乏归宿圆满、或由“肉弹”转型为实力演员的范例。总之,路是自己选的,当然也该由自己来走,毋须理会旁人聒噪。再者,世事如烟,昔日艳星如今若非做古,便是韶华已逝,但她们在银幕上留下的充满美感诱惑的鲜活感官影像,却日久弥新、代代流传,令人难以忘怀…… 现在我就要从七十年代的这些大师级人物说起了,象李翰祥、吕奇等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的特点和拍片手法和风格,而经这几位大师级别的人物调教出来的艳星们,更是风采独领风骚,响彻当年的70年代的电影市场,下面我就为大家介绍70年代的邵氏风月片中的女明星们!

 

 

未入邵氏之前,性格反叛的狄娜(原名梁帼馨)已是粤语片当红艳星,她在杨权导演的《七擒七纵七色狼》和《横冲直撞七色狼》中衣着暴露的开放演出,即深受欢迎。但说到狄娜真正令全城疯狂的一次,却是26岁时接拍邵氏风月笑片《大军阀》(1972)中煺尽衣衫的大胆裸露表演。——据著名影人蔡澜回忆,当时狄娜到场才得知李翰祥要自己裸胸露臀,本想不拍,最终被蔡澜劝动,出演了那段创意源自西洋采臣名画的香艳画面。 《大军阀》之所以创下票房佳绩,导演李翰祥和主角许冠文固然居功至伟,而狄娜的奉献演出更曾震撼当时风气相对保守的社会,成为吸引观众捧场的重要因素。但就在大家期待当时已离异的狄娜会继续在银幕大胆裸露时,热爱共产思想的她却逐渐减少拍片产量,为能变成无产阶级,狄娜甚至申请破产,70年代中期更曾返回内地,参加文华大歌命。后来狄娜远离电影界,进军金融商业,周旋于内地、港台,成为传奇女强人。 狄娜一生情史丰富,拜倒在狄娜的裙下之臣除前夫游泳教练马益彰,为她自杀的李允中,有妇之夫刘家杰及名画家等。另外,狄娜之女天如承袭母亲美好身材,成年后却毅然做变性手术为翩翩男子,亦算奇事。

 

 

拍《大军阀》(1972)时,有个露背和露臀的镜头,后者还用毛巾遮住了大部分,即使这样,当年的她仍觉接受不了。拍了这场床上戏以后,她内心痛苦交织,大哭一场,从此不再有此类大胆的演出。 看七十年代的剪報,狄娜被稱為「新聞女星」,那時未有章小蕙,也未有張柏芝,當年做娛樂新聞的人,一看見狄娜,就知道有新聞寫,一定很喜歡她。狄娜說從不保存自己的照片和電影,當年拍過這樣的風騷性感照,現在重看只覺不自然狄娜曾替麗的(亞視前身)主持歷史節目《細說當年》,轉走才女主持路線離婚後,狄娜和女兒馬天如相依為命,女兒自小已有男兒性格,希望保護母親天如長大後喜蓄短髮,要變男兒身,早有可尋(女儿变性)劉家傑和狄娜一起主持節目,後來他對她產生傾慕之情,還在報上寫自白書,稱狄娜為女神,更為她和太太離婚年前,狄娜前夫馬益彰和太太陳菁接受訪問,公開澄清跟狄娜女兒馬天如沒有血緣關係幕後人李志中和狄娜在《蒙太奇》中合作,後來傳出緋聞,有說他為她狂吞八十顆安眠藥自殺現在只懂生硬的站着拍照,以前這種款擺生姿的甫士,是別人指使的,其實心裏不喜歡。

 

 

郑裕玲(嘟嘟)日前为《娱乐大搜查》担任嘉宾主持,访问一代奇女子狄娜,事后嘟嘟透露年幼时看电视节目,已对狄娜留有深刻印象,她说:“她的言谈没有一只字是浪费的,我现在做主持的表现都是受到对方的很大影响,真是好欣赏狄娜为人。她现在六十岁了仍然容貌美艳如昔。”她又透露狄娜虽然不喜欢被称为“奇女子”,但绝不介意被称为“肉弹”。 嘟嘟对于狄娜的贪靓本色,也大表佩服:“当年狄娜一个人住在赤柱,半夜有贼入屋打劫,当时只是穿一件睡衣的她即刻用四秒时间奔入房间穿上件睡裤配套,然后再打电话报警捉贼,真是厉害!狄娜事后说,她最怕的是贼人将她破相,可见她真是好贪靓。”

 

 

70年代当红“肉弹”陈萍

在邵氏期间,陈萍参演影片虽多,可惜以卖弄色相为主,一直未能有若突破。90年代中期,已接近天命之年,居然仍在舞厅表演脱衣舞为生,悲哉。 说起来,如上世纪90年代中期舒淇、钟真等台湾女演员赴港大拍三级片的现象,最早可以追溯到30年前。那时台湾电检甚严,若然放映香港风月片,裸露画面多被剪去,如此便可稍缓在港发展的台湾艳星愧对亲友的难堪之忧。反观不少香港女演员同样因惧怕本土社会压力,不敢接拍剥衫脱戏,是以这种风头还是让给外地女星为妙。--于是,70年代的香港艳星中倒有大半来自台湾,而陈萍就是其中比较有名的一位。陈萍原名陈淑霞,台湾高雄人,16岁时在著名影星柯俊雄的推荐下开始从事电影工作。1972年,陈萍加盟邵氏成为基本艺员,次年即以在《毒女》(何梦华导演)和《风流韵事》(李翰祥导演)中的大胆裸戏出位,成为70年代当红得令的肉弹。不过在邵氏期间,陈萍参演影片虽多,可惜以卖弄色相为主,一直未能有若突破。待至80年代年华老去、青春不再,便只能销声匿迹了。90年代中期,浪子文人沈西城曾在台湾见过陈萍在舞厅表演脱衣舞,当时她已接近天命之年,居然仍以卖弄色相为生,悲哉。

 

 

陈萍相貌平平,却比狄娜开放和搏命。她从台湾来香港打天下,第一部戏是何梦华导演的《毒女》(1973)。当时她来到邵氏报到,说明是拍性感戏。开拍第一天就是她在楼梯口被歹徒强*的戏,陈萍一到现场便脱得光光的,工作人员目瞪口呆她也不在乎。在《金瓶双艳》(1974)中,她更有多处全裸的镜头,亦毫不介怀。 陈萍成名之后也就不脱了,曾拍《大家姐》等动作片,可惜她的演技一直没有进步,老重复那些咬牙切齿的表情。后期,她患了严重的狂欲症,与男人交谈便胡说八道,令人们都躲避得远远的,她还好赌,一生储蓄输得精光。所以才会导致近年在台北,过着沦落惨淡的生活。

 

 

自杀身亡的白小曼

1974年,大导演李翰祥执导的风月笑片《声色犬马》还未上映,便引起全城轰动!说到原因,居然是该片女主角白小曼自杀身亡!而这位青春艳星的死因,更成为众说纷纭的难解谜案. 1974年,大导演李翰祥执导的风月笑片《声色犬马》还未上映,便引起全城轰动!说到原因,居然是该片女主角白小曼自杀身亡!而这位青春艳星的死因,更成为众说纷纭的难解谜案白小曼死时虽年仅19岁,然生得容颜俏丽成熟,堪为天生尤物。她被李翰祥挖掘,在《声色犬马》脱得轻松自然,裸得天香国色,深得李大导演赏识,不仅认她做干女儿,并将其吹捧为林黛之后的最大发现。--但,作为演员,白小曼其实并不具备特别的天赋。据李翰祥后来回忆,当年拍《声色犬马》时,她竟无论怎么用功都记不住台词,所以整部影片都是李翰祥在旁边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提词,她是一边按着对白表演,一边从容不迫的说着对白。结果试片的时候,非但观众们看不出,连配音演员们都不相信是如此这般拍摄的,居然还有人赞她的演技生动自然,想来实在搞笑。关于白小曼之死,流传最广的解释是她不堪黑社会逼压才愤然自杀。原来她拍《声色犬马》之前,本是街头飞女,有服食迷幻药的习惯,对此挖掘她的李翰祥也早知晓。不过,李翰祥认为英雄莫问出处,况且拍《声色犬马》时,白小曼已诚心改过,若不是黑社会见她走红不断找她麻烦,干女儿的星路必定会一片光明……只可惜,假设终归是假设,红颜薄命、香销玉殒才是残酷的事实!

 

 



 

 

 

 

 



 

 

70年代后期最当红的艳星余莎莉

作为70年代后期香港最当红的艳星,余莎莉的经历充满传奇色彩。她初涉影坛是1975参加拍摄吴思远的《廉政风暴》,翌年被李翰祥赏识,担正主演《骗财骗色》。片中余莎莉与岳华长达十分钟的“床上肉搏”堪称70年代最激爆的香艳演出,立时引起轰动。1977年,在邵氏赶拍的《应召名册》中,余莎莉饰演自杀身亡的艳星白小曼,更以三点全露的豪放姿态,受到热烈欢迎。 作为70年代后期香港最当红的艳星,余莎莉的经历充满传奇色彩。她初涉影坛是1975参加拍摄吴思远的《廉政风暴》,翌年被李翰祥赏识,担正主演《骗财骗色》。片中余莎莉与岳华长达十分钟的床上肉搏堪称70年代最激爆的香艳演出,立时引起轰动。1977年,在邵氏赶拍的《应召名册》中,余莎莉饰演自杀身亡的艳星白小曼,更以三点全露的豪放姿态,受到热烈欢迎。余莎莉不仅银幕上作风大胆,现实生活中亦相当开放,1976年她虽与性格男星詹森(已故)结婚,但不久便以离异告终。在余莎莉当红之时,身边总围着一班富豪猎艳者,但年华易逝,余莎莉的本钱很快贬值,身边亦少有护花使者问津。而辛苦赚来的巨额财同样富经不住余莎莉的挥霍和别人的屡屡诈骗,最终她落魄街头,不知所踪……时至近年,有记者在香港观光酒吧区兰桂坊里发现她,其时的余莎莉是一个靠卖假珠宝维持生计的小摊贩,每天只要有一两百港元的收入,就足以令她偷笑了。--试想兰桂坊人潮汹涌,又有谁会注意街边一位风霜臃肿的中年妇人呢?又有谁会知道她居然是20年前颠倒众生的风流艳星呢?

 

 

 

 

 

从艳星到影后的金燕玲

说起金燕玲,估计影迷们的第一反应便是:绝对的实力派演员!蝉联两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配角,一届台湾金马奖的最佳女配角,已足以证明金燕玲的演技炉火纯青!不过,说起金燕玲当年刚出道之际,却没多少人认为她有什么演技,因为那时她还是个走性感路线的艳星呢。金燕玲原是歌星出身,1970年参加台北市今日世界音乐中心演唱比赛获亚军后,活跃于台湾歌坛。1973年赴香港从影,成名作是吕奇导演的《女人面面观》,旋即以艳星姿态接拍多部艳情风月片,又曾拍过大胆裸露写真,被时人称为新一代肉弹。1976年,金燕玲婚后定居英国,但并未忘怀电影表演,便以伦敦为基地接受邀请拍片。80年代至今她一直活跃于港台影界,参演过关锦鹏、侯孝贤、杨德昌等导演拍摄的多部佳作,全凭精湛演技取胜,让人根本无法与金燕玲的昔日艳星形象联系起来。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